<sub id="fxx31"></sub>

<address id="fxx31"><thead id="fxx31"><font id="fxx31"></font></thead></address>
<address id="fxx31"></address>

<noframes id="fxx31"><big id="fxx31"></big>

    <big id="fxx31"></big>

      <sub id="fxx31"></sub><address id="fxx31"></address>

      <big id="fxx31"><thead id="fxx31"></thead></big>

      <big id="fxx31"></big>
      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朕即大宋 > 朕即大宋 第八十二章大宋名將
        關于大宋全國軍隊總數,趙桓大概估算了一下。按后世人口十三億計算,每年高考人數約一千萬。大宋人口不到后世十分之一,那也就意味著二十歲的人口,大宋約有一百萬。

        除去女性,男性也就是五十萬。再除去傷殘、群盜、叛軍、遺漏戶籍以及逃兵役的人員,大概也就四十萬左右。

        如此算來, 二十至二十三歲的士兵,總共是一百二十萬上下。

        這個數字只是大概估計,但不會相差太大。如果淮河、長江、兩廣一帶的軍隊動員不起來,那今年大宋就只能靠黃河沿線這二十多萬軍隊抵御金人入侵了。

        兩河一帶已經有十萬一千將士守在陣線上,也就意味著趙桓還能抽調近十萬步騎前往馳援。

        可是這十萬軍隊究竟要不要派往河北?趙桓心中還拿不定主意,畢竟還有一處河東戰場。

        趙桓看著地圖, 問道:“河東情形如何?靜塞軍擋得住粘罕所部主力?”

        西路軍雖然上一次在戰事中損失慘重, 但他們的猛安謀克制度跟府兵類似,三一抽丁很輕松就能補充一批兵員。而且是女真嫡系,驍勇善戰。

        所以西路軍依舊是百戰銳旅,配以當世名將。

        如果河東戰場再次被打穿,粘罕很有可能復現歷史上第三次開封會戰的情形,從西京洛陽向東,兵鋒威逼大宋京師。

        張叔夜回復道:“韓世忠靜塞軍從京師出發時便有兩萬余人,河東宣撫使王棣是文公孫子,才干斐然,半年期間也在河東整兵兩萬余人。如今河東共計有四萬八千軍隊,只守住戰線并不難?!?br/>
        河東戰場宋軍的優勢在于可以依托太行山進行防守。河東被誠為表里山河,自古山河形勝。

        而最關鍵的是,這四萬八千人,并不需要守住整個河東,他們需要做的就是守住威勝軍以南的隆德府等地。

        大概相當于四萬八千人防守漢末一個河東郡,而且還有地形可以依托。

        至于陜西,宋金兩國都清楚,那只是一支偏師。除了迷信”女真不滿萬, 滿萬不可敵”的完顏婁室,沒有人相信他去去萬余人真的能打下整個陜西。

        而且趙桓可是為完顏婁室準備了一份天大驚喜!他的一生之敵,大宋名將李彥仙帶著大量火器與神武左軍就在陜西嚴陣以待,等他一頭撞上去。

        分析完戰場形勢,張叔夜說道:“如今金軍還是未曾放下驕橫,三路并進,意圖在野外覆滅我朝禁軍,我朝絕不能被禁軍牽著鼻子走?!?br/>
        “所以樞密院決定按我朝戰略進行部署,讓韓世忠守住河東,以弱對強,拖住對方最精銳主力。然后調遣主力進入河北,以優勢兵力,進攻金軍兩位稚嫩的太子?!?br/>
        對這個方案趙桓頗為贊許,后世偉人曾經說過:“你打你的,我打我的?!?br/>
        戰爭不是象棋,兵對兵炮對炮。反而更像田忌賽馬,集中優勢攻敵薄弱。韓世忠雖然在戰略上屬于偏師弱旅,對抗金人主力。但他有地利優勢,憑借城池固守, 不會被敵人吃掉,還能拖住敵軍主力。

        趙桓問道:“向河北增兵有哪些部隊可以調動?”

        “京畿一帶征兵有四萬人,其中除了楊存中率軍兩萬守衛黃河外, 還有名將折彥質率軍兩萬在京東路?!?br/>
        京東路是一個極為廣闊的地域,包括京東西路與京東東路,幾乎囊括了整個山東。大概相當于戰國時齊國最巔峰的疆域。相當于漢朝十三州中的青州、兗州全境,再加上豫州、徐州北部。

        也就是說這兩萬人主要是山東附近的兵員。軍隊素質趙桓倒是不擔心,但是折彥質這位將領。

        趙桓皺著眉頭,說道:“朕記得去年他與同知樞密院事李回率軍十二萬共守黃河,結果一夜之間全軍崩潰。他能擔此重任,率軍增援?”

        李綱起身,主動說道:“官家折彥質是宋麟府折家第七代名將,文武兼備。若在隋唐,他就是江門子弟,未必便弱于韓擒虎、賀若弼、程咬金等人。去年防守黃河失利,主要緣由在于禁軍已經腐爛,他倉促領軍,很難力挽狂瀾?!?br/>
        “用折彥質宣撫京東東路,是臣的主意。他未必能建立殊功,但不至于犯下大錯。更關鍵在于,其重鎮可靠,即便被貶依舊心向朝廷,寫下‘歸舟陡頓能安穩,便覺君恩更煥然’的詩句。盼望君恩,以期報效朝廷。在江南之亂中,他堅定守城,心向朝廷?!?br/>
        曾經煊赫一時的折家將,竟然淪落到這種凄慘地步,也是令人心酸。在大宋,所謂的將門,可真是跟前朝無法相提并論。一身榮辱,全在皇帝一念之間。

        “那便用他吧?!壁w桓淡淡的說道,畢竟相比于能力,這種絕境中依舊忠貞不二的氣節,更被君主所欣賞。

        既然是忠臣,那自然就比別人多太多機會。希望他能在這次統兵中展現出自己的實力。

        “除了青州方向軍隊,還有那些軍隊?”

        張叔夜回道:“還有秦鳳路以南的軍隊。在我朝川陜一體,四川軍隊整編后就一直在陜西平叛?!?br/>
        趙桓看向地圖,秦鳳路也是大宋非常重要的一處軍事要路,在渭河沿線,也就是關中平原一帶。

        宋金之間最著名的戰事之一,富平之戰就是在這里爆發的。宋軍陜西、四川的二十萬軍隊,在這里與金軍主力激戰。

        但如今金軍還沒有打進陜西,所以秦鳳路以南的軍隊在平定叛亂后并不需要在原地駐守。

        這也是趙桓放開鹽禁的一個重要原因。秦鳳路在西夏以南,西夏領土突入宋金兩國中間,將兩國隔開。金國與宋朝接壤的土地只有河東、河北兩地。金軍要進入陜西也要走河東。

        只要西夏不參與宋金兩國戰事,陜西以南的軍隊全部可以調入兩河戰場。

        張叔夜說道:“陜西宣撫使張浚鼎力推薦兩位名將,吳玠、劉琦,稱其才能不弱于岳太尉。定能助朝廷挫敗此次金軍入侵?!?br/>
        話音落,滿堂公卿嘩然,紛紛驚嘆道:“莫不是虛言,竟然能與岳太尉相提并論?”

        “我朝竟然有如此多名將?我只以為岳太尉便是不世出之棟梁,竟然還有名將能與其相提并論?”
      无码免费午夜在线,国产熟妇露脸在线观看,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免费

      <sub id="fxx31"></sub>

      <address id="fxx31"><thead id="fxx31"><font id="fxx31"></font></thead></address>
      <address id="fxx31"></address>

      <noframes id="fxx31"><big id="fxx31"></big>

        <big id="fxx31"></big>

          <sub id="fxx31"></sub><address id="fxx31"></address>

          <big id="fxx31"><thead id="fxx31"></thead></big>

          <big id="fxx31"></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