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xx31"></sub>

<address id="fxx31"><thead id="fxx31"><font id="fxx31"></font></thead></address>
<address id="fxx31"></address>

<noframes id="fxx31"><big id="fxx31"></big>

    <big id="fxx31"></big>

      <sub id="fxx31"></sub><address id="fxx31"></address>

      <big id="fxx31"><thead id="fxx31"></thead></big>

      <big id="fxx31"></big>
      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 >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 062 龍象迦樓羅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

        鳩摩智一聲問訊,所有人都驚呆了,有的人不解為什么星宿老仙會是皇帝陛下,有的人不解為什么皇帝陛下成了星宿老仙。

        衛驍跟段譽說:“譽兒你盡管過來,放心有我在這里,沒人敢不允許你走動?!?br/>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鳩摩智,鳩摩智滿臉通紅,手上真無涌動,上次在天龍寺他輸在衛驍手里,深以為恥,時刻想著報仇雪恨。

        段譽深吸了口氣,邁步向前,鳩摩智突然動作,伸手抓向段譽的脖子。

        衛驍凌空射出一道“商陽劍氣”,準確地從段譽肩膀上面射至,鳩摩智若要身手去抓,勢必要被劍氣洞穿手掌。

        鳩摩智改抓為手刀,火焰刀氣迸射而出,反手撩出,右手火焰刀劈向段譽后背。

        這時衛驍揚起左手,拋出人肉眼難見的柔絲索,纏住段譽身體向前拉扯,憑空離地飛去,右手的右接連射出“中沖劍氣”和“關沖劍氣”,都直取鳩摩智的胸腹要害!

        鳩摩智右手火焰刀來不及劈向段譽,只能回刀自救,刀氣劍氣相互撞擊,刀氣不如劍氣凝練鋒利,被劍氣一劃即散,他需要用三到五刀才能拼掉一道劍氣,急退十幾步,揮出十余道,才把衛驍三道劍氣全部擊散。

        眾人皆知鳩摩智武功高強,見他被“星宿老仙”揮手之間逼得手忙腳亂,都暗自驚心:這星宿老怪竟然如此厲害!

        蘇星河更是愁眉緊鎖:這少年看樣子應該是丁春秋的弟子,他這次代替丁春秋到這里,來者不善,觀其武功,竟然比丁春秋更加厲害許多倍,而如今這么多武林俊杰,仍無一人能夠解開這珍瓏棋局,真的是本門的劫數到了!

        衛驍已經把段譽扯到輦上,伸手在他肩頭輕輕一拍,真氣注入,下達雙足底涌泉穴,立即把鳩摩智封住的穴道給解開了:“說說,我不是留下詔書傳為給你么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段譽滿心委屈,帶著萬分的不滿,講述分別后的經過。

        原來當日鳩摩智敗了以后,果真沒有甘心,繼續以吐蕃國師的身份逗留在大理,得知衛驍離去,下詔傳位給段譽,頓時喜出望外,再三確認衛驍已經離開大理以后,他放開手腳,連續兩次深夜潛入天龍寺,打傷了五本里面的三本,連枯榮老和尚都被他火焰刀給砍傷了。

        最后段正明說六脈神劍劍譜被衛驍帶走了,他才離開天龍寺,又跑去大理皇宮尋找。

        皇宮里的侍衛沒人是他對手,聯起手來也不行,他的火焰刀能凌空切割金屬,什么刀槍劍戟,排成陣型攢刺過來,他一刀掃過去,掉下滿地的槍頭劍尖。

        最后還未舉行登基儀式的段譽親自下場跟他動手,他驚訝地發現,段譽竟然擁有無比渾厚的內功,一拳一腳,帶著無窮巨力,自己的火焰刀披在他身上,竟然只將衣服燒壞,肌膚燙傷,別說筋骨,連肌肉也難損傷。

        很快,鳩摩智確定,段譽的武功跟自己的火焰刀是一路,都是從拙火定開始修寶瓶氣,最后打通三脈七輪...而且以內力論,更遠勝自己!

        原來,火焰刀和龍象般若功同為藏傳密教寧瑪派的護教神功,其中龍象般若功位階更高,是寧瑪派的“無上”密法。

        鳩摩智的火焰刀是跟寧瑪派上師學的,因他天賦異稟,又在青藏西域地區頗有奇遇,得過三株雪蓮,將火焰刀練到極致,仗之橫掃黑教,威震西陲,比當初傳授他武功的上師更遠遠超過。

        可是,他一發現“小無相功”,便立覺踏入了武學的另一重嶄新天地。

        龍象般若功這個時候還沒有廣為流傳,是密教活佛才能修煉的瑜伽金剛乘無上神功,鳩摩智連聽都沒聽說過,他知道自己的短板,想要靠小無相功補足,只是小無相功是道家神功,與佛家修法大相徑庭,他還缺了奇經四脈的修法,練來練去,對武功助力有限。

        如今見識了龍象般若功,他欣喜若狂,心想若能練成此項神功,再配合自己的火焰刀,那時候可天下無敵,便是六脈神劍也可不放在眼里了!

        段譽修龍象般若功是為了修佛,而不是為了練武,內勁外力雖然全都強得出奇,卻不會應用,很快被鳩摩智點了穴道強行擄走。也正因為這樣,現在的大理國皇帝是段正淳。

        鳩摩智捉了段譽,帶他出來,逼他說出龍象般若功的修煉方法,段譽不肯,他便下手折磨段譽,手段越來越狠,這可跟他想要六脈神劍的迫切之心不同,龍象般若功是密教神功,他認定是自家的東西,逼問強要理直氣壯,連遮掩也無須半分。

        他綽號叫做大輪明王,常做明王之怒,用任何手段降服外道,護持佛法都不為過。

        段譽胡亂寫些錯謬的,他是密教法門的大行家,一眼就能看出真假來,反倒招致更加痛苦的折磨。段譽無法,只能斷斷續續,像擠牙膏一般把功夫寫出來。

        段譽知道,自己一旦把所有功夫都說完,鳩摩智必會殺掉自己,以免神功外流,所以任憑鳩摩智如何酷刑逼迫,都只肯一層一層地往外吐。

        萬幸龍象般若功修習不易,鳩摩智再天賦異稟,功力再深,想要在短時間內練到高層也難,第一層他用了三個月時間,第二層用了六個月,第三層用了將近一年,如今只練到第四層,越練越覺得跟自己的火焰刀相匹配,簡直天衣無縫,越發如饑似渴地帶著段譽,生怕他跑掉行走坐臥,吃飯睡覺,都不許他離開自己十步之內。

        鳩摩智回憶當日在天龍寺落敗時情景,覺得以自己現在的功力,足以打敗衛驍,哪知方才短暫交手,人家根本沒有出全力,揮手之間,就讓自己窮于應對。

        這小子武功怎地進展如此神速難道這世上還有什么比龍象般若功更厲害的絕學么

        他卻不知道,衛驍這段時間并沒有修煉新的武功,當日在天龍寺時練成六脈神劍只是初學乍練,他修煉火焰刀,武功已至人類極限,卻只是后天境界,衛驍已在另一重先天境地之中,除非等到他把龍象般若功修到十層以后,開了梵輪以后,方能初窺衛驍的境界。

        衛驍問段譽:“他是怎么折磨你的,跟我說說?!?br/>
        段譽愣了下,隨即笑道:“他用火焰刀在我身上亂劃亂割,這其實傷不了我多少,只是把那刀氣釘入我的穴道,煅燒我的經脈著實有些痛苦難當,好在我內功深厚,每次只挨得一頓飯的功夫便可將其化去?!?br/>
        衛驍沉著臉:“他用火焰刀劃你哪里了身上”

        他把段譽袖子擼起來,見手臂上果然有許多到燙傷劃痕。
      无码免费午夜在线,国产熟妇露脸在线观看,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免费

      <sub id="fxx31"></sub>

      <address id="fxx31"><thead id="fxx31"><font id="fxx31"></font></thead></address>
      <address id="fxx31"></address>

      <noframes id="fxx31"><big id="fxx31"></big>

        <big id="fxx31"></big>

          <sub id="fxx31"></sub><address id="fxx31"></address>

          <big id="fxx31"><thead id="fxx31"></thead></big>

          <big id="fxx31"></big>